摘要:《古典小說與情色文學》 陳益源 著
(這本書主要是在談論情色文學,所以我只挑選了有關男色或同性戀的部份讀)

一、《紅樓夢》裡的同性戀
(一)《紅樓夢》中涉及同性戀的人
1.賈璉、賈珍、賈薔和賈蓉
賈璉的同性戀行為見於第二十一回:「那賈璉只離了鳳姐便要尋事,獨寢了兩夜,十分難
熬,只得暫將小廝內清俊的選出來出火。」,又說他:「內懼嬌妻,外懼孌寵。」賈珍則
與姪子賈薔的關係十分可疑,第九回說賈薔和賈蓉「最相親厚,常同起居」,遭下人詬謗
。賈薔自承與薛蟠「相好」。
2.薛蟠、金榮、香憐和玉愛
紅樓夢中提到薛蟠的同性戀情節是在第九回:「原來薛蟠自來與王夫人處往後,便知有一
家學,學中廣有青年子弟。偶動『龍陽』之興,因此,也假說來上學,……只圖結交些契
弟」,而一些貪圖銀錢穿吃的小學生們就被他哄上手,例如金榮、香憐和玉愛等人。而他
們之間也會互相忌妒而吵鬧,由此可見小學堂裡同性戀關係的混亂。年長之後的薛蟠龍陽
之興未衰,在第四十七回的時候寫到他又犯了舊病,一見柳湘蓮便念念不忘,還以為他是
「風月子弟」而百般糾纏,結果被柳湘蓮帶至僻處毆打。第七十五回說他老毛病還是一犯
再犯,和賈珍等人召喚兩個陪酒的孌童,摟抱調情。
3.賈寶玉、秦鐘和柳湘蓮
秦鐘是賈寶玉第一位同性戀伴侶,第九回說:「二人同來同往,同起同坐,愈加親密」,
第十五回寶玉撞破秦鐘和小尼智能兒的好事,秦鐘笑道:「好哥哥,你只別嚷的眾人知道
,你要怎樣我都依你。」寶玉笑道:「這會子也不用說,等一會兒睡下,咱們再細細的算
帳。」語帶玄機。第十七回秦鐘因病去世,「寶玉痛哭不止,……日日感悼,思念不已。
」之後寶玉亦常常想起秦鐘,可見其二人關係之特殊。柳湘蓮與賈寶玉和秦鐘原是熟識的
朋友,在第四十七回柳湘蓮對寶玉說:「……外頭有我,你只心裡有了就是了。」之後柳
湘蓮出遠門回來之後,兩人相會竟說「如魚得水」……這些敘述和對談都不無隱喻他們是
同性戀的可能。
4.賈寶玉、北靜王和蔣玉菡
賈寶玉討厭與士大夫來往,但獨對北靜王感興趣,在第十五回時兩人見面,對彼此都互有
好感,之後寶玉便時常往北靜王府走動。第二十四回寫到寶玉「一早便往北靜王府裡去了
」,「這日晚上,卻從北靜王府裡回來,見過賈母、王夫人等,回到園內,換了衣服,正
要洗澡……」,有人認為這是他們有過同性戀行為的明證。蔣玉菡原是忠親王府的戲班演
員,第二十八回與賈寶玉初會,兩人便互有好感,寶玉送他玉玦扇墜而蔣玉菡則回送他一
條大紅汗巾(這是北靜王送他的,可見他們的關係有頗為親密),後來蔣玉菡失蹤,忠親
王府長官知道寶玉和他相與甚厚,所以到賈府要人,而寶玉為了不要再說出他倆間的事來
,只能吐露出他的所在。這些事讓人不得不相信寶玉確有「在外流蕩優伶,表贈私物」之
實。
(二)曹雪芹寫同性戀的筆法和態度
    《紅樓夢》中涉及同性戀的幾組關係人,男同性戀者(幾乎都是雙性戀者)遠比女
同性戀者多,這可能與現實生活中男性發生同性戀的機率比女性高有關。在古代的同性戀
文獻資料的著作裡,素以男性同性戀為主,反應在中國古代小說裡的同性情節亦然。
在紅樓夢中,曹雪芹在描寫同性戀的情節時候,有兩種不一樣的書寫方式,一種是描寫賈
璉、賈珍、賈薔和賈蓉的時候,用詞閃爍,著墨不多;一種是描寫薛蟠的時候,把他以色
欲為取向的同性戀行為直接描寫出來,顯示其浮奢醜陋的性情。
(三)紅樓夢和其他以男性同性戀為題材的小說的比較
    歷來古典小說中有過同性戀行為的男主角,幾乎都是為了肉慾的發泄而尋找男伴,
《紅樓夢》裡,賈璉、香憐、玉愛和薛蟠等人也同屬物慾之交,不果即使是描寫這類的淫
棍的醜行惡狀,曹雪芹也沒有把焦點放在性行為上大寫特寫。明末的三本男性同性戀小說
《龍陽逸史》、《弁而釵》和《宜春香質》是屬於比較格調卑下的書,就他們塑造的故事
人物來看,幾乎也是以肉慾為導向的的淫奢之徒,形象齷齪。曹雪芹筆下的賈寶玉確曾有
過同性戀的行為,但他的所作所為卻和薛蟠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寶玉是由真情出發;薛蟠
是以色慾為取向)。《紅樓夢》描寫同性戀的文字雅潔,筆法含蓄,多為虛寫、暗寫、側
寫,曹雪芹的態度則是莊重的,他只是平實地讓該發生的或可能發生的事,自然地發生在
筆下人物的身上,讓人物的性格美醜自然呈現。
二、金庸小說人物的不倫之戀--同性之戀
   金庸筆下的同性之戀的描寫見於《笑傲江湖》中的東方不敗和楊蓮亭。東方不敗因為
苦研《葵花寶典》而漸漸喪失他男人的性格與性徵,進而不再喜愛女性而愛上了楊蓮亭。
關於他和楊蓮亭的同性戀行為,除了嗲聲嗲氣、親暱服侍之外實際上並未再加著墨。
三、明代三部同性戀小說
1.《龍陽逸史》
這是一部明末男風盛況和小官(江南術語中稱男性賣淫少年)生活的實錄。因明末眾多文
士孌童遍養,小官階層也應運而生,甚至讓許多妓院沒有生意而倒閉,還出現了專門管理
小官的經紀人和販賣小官的鋪子。透過這本書的實錄,我們可以知道明末以男風為主的社
會情形和小官階層的生活面貌,寫實度較高。
2.《弁而釵》和《宜春香質》
這兩部小說也對明末男風的盛行有詳細的介紹,但它們的社會性較弱,文學性更強。
《弁而釵》裡四篇故事的主人翁幾乎都是情感堅真的男子,作者是從正面肯定的角度來對
他們的同性之愛加以讚頌;而《宜春香質》卻改從反面人物下手,譴責朝三暮四、見利忘
義而導致悲慘下場的男子,看似是對男同性戀者的警告,實際上卻是在責備下層孌童小官
的不夠貞節,並未改變作者對於上層文士相狎、蓄童的讚賞。寫實度沒有《龍陽逸史》來
得高,但以其豐富的幻想力,積極地替男同性戀者樹立起值得效法的楷模,試圖為他們建
立一個突破現實障礙的理想國。
創作者介紹

不同年代的同文化─古今男色文學解讀

minminco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