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異端‧另類-- 由指稱看臺灣“同志”小說邊緣㟲事的變遷

          付麗華 (安徽師範大學文學院 安徽蕪湖 241000)
  
本文將近代同性戀文學分下列依時間分三階段整理、探討:

一、怪胎 -- 悲憫傷感的孽子情結
     本階段以有著「當代短篇小說家中的奇才」之稱的白先勇為例。由於白先勇所處同
性戀文化是解禁前,受社會環境影響,此期關於同性戀題材的書寫,大多採用多視角、多
主題的方式㟲事,在「情」與「慾」的表現上則是「點到為止」、「多情少慾」,表達方
式較隱諱。此時期以異性戀為主的主流文化對同性戀的態度是歧視、譴責,甚至是仇恨的
;同性戀者被看作是病態的、畸形的、非正常的,常被指稱為「怪胎」或是「異獸」。此
時期的作品尤以白先勇的《青春》、《月夢》及《孽子》為代表。

二、異端 -- 消極退縮的荒人意識
   此時期以朱天文、邱妙津等作家們描寫的同性愛小說為代表,此期間的作品已不再注
重外部環境與被視為異端的同性戀文化之間的緊張對峙。這類已由原先的外在因素的壓抑
轉向了他們自身,即從自身性取向的痛苦方面去探尋異端性愛的困惑及其對同性戀的認同
危機。此時期同性戀文化處於一種曖昧的階段,因為同性戀作為邊緣文化,卻又擁有了公
開表達的權利,與此同時,當事人及外部環境依然對此文化現象存在著痛苦的認同迷惑。
   在㟲事策略上,此期的作品「重情亦重慾」,「慾」的表現更近於「唯美」,尤其偏
愛心理的刻畫及意識流的互動。誠然,此期稍加寬鬆的社會環境,為主流文化與同性戀的
對話帶來了基礎,但「邊緣人」所處的「邊緣地位」並沒有因此而改變,仍被視為「異端
」而存在。此期代表作品有朱天文《荒人手記》、邱妙津的《鱷魚手記》等。

三、另類 -- 激進張揚的酷兒書寫
   到了此階段的同性戀文學,以一種近乎狂亂的姿態進行「酷兒」(queer) 寫作。如陳
雪《惡女書》、紀大偉《感官世界》以及洪淩的《肢解異獸》、《異端吸血鬼列傳》等。
酷兒文學以擺脫內在與外在的雙重壓抑為特色,常以極盡張揚的筆觸構築一個虛幻的、一
個在他們看來,真正屬於他們自己的隱形世界。從㟲事角度來看,其言辭更加激烈,並以
一種激進的、近乎虛幻的手法進行多角度㟲事,在「情」與「慾」的表現上「言情多欲」
,且更加注重感官刺激。酷兒文學已不再尋求別人對他們的正面接納,而故意去探討一些
「變態」的東西,諸如同性戀關係中的暴力、嫉妒、佔有與背叛。酷兒文學採取一種「現
身」的策略或生活方式,以示對主流的不屑一顧,並將快樂視為真正的自我。在酷兒看來
,同性愛是一種生活方式,且是可以自由選擇的,他們之所以不為社會所認可和接納,完
全是因為以主流社會無法容忍他們的生活方式、不能原諒他們享受屬於自己的快樂。
創作者介紹

不同年代的同文化─古今男色文學解讀

minminco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